日本成世界杯16强亚洲唯一球队消极比赛引争议

日本队6月28日在俄罗斯世界杯上依靠“公平竞赛规则”惊险出线,作为亚洲唯一球队挺进16强,却因消极比赛备受争议。日本共同社29日引述专家评论称,这“不是战略”,“而是对足球的亵渎”,“这带来的回味之差,在世界杯历史上是罕见的”。

BBC对日本队的批评报道被日本媒体广泛转载。报道称,日本28日与波兰对决的同一时间,同组的塞内加尔与稳获出线资格的哥伦比亚对决。日本队当时大概计算过,只要他们不再被波兰进球、不被罚超过两张黄牌,同时塞内加尔输掉与哥伦比亚的赛事,日本就能出线。计算过后,日本队在赛事最后10分钟明显地放慢节奏,将球在中场传来传去,放弃了进攻。“观众都在喝倒彩──他们看穿了日本队的把戏。”

在比赛直播中,球迷看台上嘘声四起,日本解说员说“不要介意喝倒彩”。日本队主教练西野朗在赛后表示:“虽然作为球队而言,并不令人满意。但这种形式也是成长过程中的一种。今后我们会抱着强韧的精神踢下去。”在接下来的1/8决赛中,日本将对阵比利时。

“日本比塞内加尔守规矩,因此进入16强”,日本NHK电视台为本国球队辩护。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,“日本输给了波兰,非常遗憾,但是日本时隔两届世界杯在小组赛出线,这一结果非常好。”日本FNN新闻网29日称,比赛结束后,日本首相安倍在推特上对日本队表示了祝贺,但私下对人说,“浪费这么长的时间,会招致观众愤怒”。

日本媒体还转发了韩国足球名宿安贞焕对日本的批评。据报道,安贞焕在韩国MBC电视台解说这场比赛时说:“以后如果一分钟都不进攻,就应该判犯规。”他还对比了韩国队的出局和日本队的晋级:“我们出局了,但是是很光荣的出局;日本晋级了,但是是丑陋的晋级。我作为球员,看了一场令人尴尬的比赛。”27日,韩国队在赛前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战到最后,以2:0淘汰了上届冠军德国队,但终因排名靠后未能出线。

足球专家马德兴29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如何评价日本队的表现,这本身就是个见仁见智的话题。在谈论竞技体育的时候,规则是第一位的。日本队在后场倒脚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、无可厚非。他表示,必须要搞清楚道德与规则的关系,不能在强调遵守规则的同时,又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评判一支球队为了晋级做出的表现。足球比赛最终是以比分论英雄的,历史记住的只有比分和赢家。

BBC29日引述前苏格兰代表队成员内文的评论说,他从不希望有足球队会用这种战术出线,但他同时指出,如果日本队当时决定继续进攻而被波兰成功反击,就会被骂“愚蠢”。

这不是本届世界杯的首场“默契球”。6月27日,法国和丹麦贡献了本届世界杯首场0:0比赛,比赛最后阶段,双方放弃进攻,丹麦队甚至顶着嘘声在后场不断进行倒球,法国队也不上前逼抢,最终双方携手晋级。

伏尔加格勒体育场向西北方向大约一公里,就是著名的马马耶夫高地,高地上耸立着高达85米的“祖国母亲在召唤”雕像,用以纪念二战期间著名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壮烈与残酷的历史。

然而,在28日的伏尔加格勒体育场内,日本队和波兰队的一场嘘声四起的世界杯小组赛,说不定会引来“祖国母亲”的嘲笑和叹息。

这场比赛前,日本队一胜一平,同波兰队战成平局即可确保晋级16强。而波兰此前两场小组赛皆墨,已经无缘晋级淘汰赛。

这场比赛乏善可陈,日本队求和意图明显,甚至将6名主力放在板凳上,只是在下半场波兰队利用定位球打入一球之后,才被迫唤醒了一丝丝的战斗欲望。

然而好景不长,在另一块场地上,同组的哥伦比亚队以1:0领先塞内加尔队。照此比分,哥伦比亚将位列小组第一,而日本和塞内加尔将在积分、净胜球、进球数以及相互交手战绩上完全一样。

根据本届世界杯规则,两队将以红黄牌数量分出高下,恰恰日本队累积的黄牌数比塞内加尔少两张。若如此,日本队将以小组第二身份出线。

在最后十分钟左右的比赛中,就在高擎着巨剑的“祖国母亲”雕像的注视下,场上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:

日本队队员显然已经知道了另一场比赛的比分,他们明显放弃了进攻,不断在后场倒脚,而波兰队球员貌似也满足于以一场胜利告别世界杯,并无意愿高位逼抢对手,场上的22人中绝大部分人几乎静止在球场中央。

此时此刻,如果塞内加尔队在另一块场地上扳平比分,出局的将是日本队,但日本队并没有选择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;而波兰队也并没有像之前一个比赛日的韩国队那样,即便已经出局,仍然要为荣誉同强敌德国队战斗到最后一刻,直至将对手拉下马。

“(停止进攻)这个命令是我向场上队员发出的,我知道另外一块场地上塞内加尔可能会进球,但是我还是决定不要在场上轻举妄动,保持住0:1的比分即可,我就指望那块场地上不会再有进球了”。

西野朗表示自己非常不情愿停止进攻,他的理由是如果和波兰继续打对攻,“万一再丢一球怎么办”?

在足球世界中,默契球也好,消极比赛也好,是否应该在道德法庭上进行审判,这是个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的话题。

虽然日本“散着步”晋级16强,也是16强中唯一的亚洲球队,但跟同样来自亚洲、血战到底最终遭淘汰的伊朗和韩国队相比,却输掉了来自足球世界的尊重。

指挥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朱可夫元帅曾经说:“假如我知道前进的路上有雷区,我也会让部队直接开过去!”

这是何等的勇气。足球场如战场,取巧的战术或许可以赢得一场战斗,但却难以赢得一场战役。

75年前,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的马马耶夫高地炮火连天,这里每天都在发生激烈的战斗,甚至每天都要易手数次。

75年后,沉默的马马耶夫高地的背面是一片烈士陵园,那里埋葬着拼死战斗的烈士的英灵,无声地诉说着历史。

Post a Comment